《甜蜜蜜》2019.11.23
閱讀點擊量:

都知道這是鄧麗君最著名的一首情歌,而鄧麗君則承載著一代人特有的情懷,具有強烈符號意義地代表著一個時代。

所以,僅把本片當做一部好看的單純的愛情文藝片,就難免是掛一漏萬了。電影上映于1996年,那正是香港回歸前夕和鄧麗君辭世翌年,因而一部電影和一首歌中“飄”著的情緒就此契合,極好地詮釋了香港人“無根的狀態”。

香港作為一塊在母體和英倫文化夾縫中崛起的殖民地,本身就充滿既是華人的驕傲同時也自身文化認知尷尬的困擾,而男女主人公分別從大陸南北方的廣州和天津赴港淘金的身份,以及影片后半部進而飄在美國繼續追夢和茫然失落的歷程,將大時代變幻之際小人物奮斗抉擇的蒼白和諷刺展露無遺。

尋尋覓覓追追趕趕忙忙碌碌,到頭來兜兜轉轉又回到原點,曾經為之奮斗拼搏的夢想,真正實現后的似是而非……命運巨大車輪轟鳴下個人掙扎的無力感深入骨髓。

好在還有愛情溫暖彼此。

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

應該還是有愛情的吧。

李翹和黎小軍,雖然“我來香港的目的不是因為你,你來香港的目的也不是因為我”,雖然更像是艱難中的Comrades和寂寞時彼此的慰藉,雖然其實明顯背負著背叛和不道義的沉重枷鎖,雖然生活中絕大的可能和真實是就此錯失在茫茫人?!覀冞€是忍不住由衷地期待他們能夠在一起,并美其名曰: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李翹和豹哥,卻是表面漫不經心的副線,實則最情深義重的打動人心。以豹哥那樣的霸氣里的柔情和體貼、粗放中的了解和包容,難怪李翹會放棄黎小軍愿隨他浪跡天涯,難怪曾志偉會認定這個角色是他的代表作,也難怪這至情至性的人物和他內斂卻精彩的表演贏得了絕多觀眾的喜愛。

而黎小軍和親愛的小婷,卻從本來的青梅竹馬,到曾經的奮斗目標和夢想,直至最終的為守信而婚為情變而分。變了就是變了,人生沒有如果,一切再回不到從前。令人心痛但又無奈。人間世事大抵如此。

而年華老去的姑姑對那個威廉的貌似自欺欺人的迷戀,金發碧眼的英文老師對泰國妓女芥藍那有擔當的情愛,卻著實無論怎樣推敲都應該算得上是真正的愛情。

《甜蜜蜜》,20世紀末最成功的愛情文藝片之一,雖然不僅僅只有愛情。

《甜蜜蜜》,香港導演陳可辛代表作,《時代周刊》年度全球十大佳片第二位,也是當年金像、金馬等一干獎項的大贏家。

《甜蜜蜜》,個人最愛的電影之一,也認為是張曼玉、曾志偉個人電影表演史上最精彩的角色,黎明也因身份的貼合而奉獻出了他為數不多恰如其分的表演。

亚洲最大的公园